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文化视野 > 正文

转战陕北之延安保卫战

核心提示: 1947年春节刚过,延安和陕甘宁边区已是战云密布,大战在即。国民党在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8个月之后,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被小米加步枪的人民解放军歼灭71万,被迫放弃全面进攻,把兵力集中于解放区的东西两翼,企图先占领陕北和山东,割断解放区两臂,然后在华北与解放军的主力决战。

1947年春节刚过,延安和陕甘宁边区已是战云密布,大战在即。国民党在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8个月之后,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被小米加步枪的人民解放军歼灭71万,被迫放弃全面进攻,把兵力集中于解放区的东西两翼,企图先占领陕北和山东,割断解放区两臂,然后在华北与解放军的主力决战。而陕北战场上人民解放军全部兵力约3万人,同进攻的23万国民党军相比,兵力和装备都居绝对劣势,形势十分严峻。胡宗南得意忘形地口出狂言称“三日之内占延安”。

毛泽东指挥若定

1947年3月初,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在得到国民党军队即将发动进攻延安的情报后,立即对战争局势作出正确判断,并决定当前应诱敌深入,必要时主动放弃延安,同胡宗南部主力在延安以北山区周旋,陷敌于十分疲惫、十分缺粮的困境,然后乘机集中兵力,逐次加以歼击。

党中央、毛泽东要主动放弃延安,使当时延安许多人疑惑不解,3月14日和18日,毛泽东在接见军队部分领导干部时,用过去的战争实例解释说:我军打仗,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还有这个仗怎么打,更使人们焦虑不安。毛泽东对从前线回延安的指战员谈话时说:我们这次打仗,采用蘑菇战术。毛泽东还坚定表示说:“我决定和陕北老百姓在一起,什么时候打败胡宗南,什么时候再过黄河。”

3月11日,国民党飞机对延安地区进行大轰炸,延安顿时成为一片火海。有一颗重磅炸弹在毛泽东所住的窑洞前面爆炸了,气浪冲进居室,冲倒了桌上的热水瓶,毛泽东仍然若无其事地在批阅文件。3月18日,延安的党政机关和群众基本上疏散完毕,延安城里已可听到清晰的枪炮声。毛泽东、周恩来仍在王家坪窑洞里同从晋绥赶到延安的王震谈撤离延安后的作战方针。枪炮声越来越近了,别人劝毛泽东早些走,他却说:“走这么早干什么?我还想在这里看看敌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他们和王震一直谈到黄昏,要彭德怀告诉阻击部队立即撤出阵地,并和周恩来、彭德怀察看了王家坪的几孔窑洞,才依依不舍地告别居住了十年的延安,踏上转战陕北的征程,并指挥全国解放战争。

彭德怀临危受命

延安保卫战的日日夜夜,是西北战场处于极端困难的时刻。胡宗南的十几万兵力,利用其优势装备,气势汹汹地杀向边区。在敌人重兵压境的危急情势之中,要拖住胡宗南集团,保卫陕甘宁边区,需要一位有威望、强有力的指挥员来统率陕北战场的部队。毛泽东选中了彭德怀。

毛泽东握住彭德怀的手颇为动情地说:老彭啊,你这是临危受命,为党分忧,肝胆照日月,忠心垂千古啊!党和人民会记得你的!

3月18日,国民党军已兵临延安城下,彭德怀等送走毛泽东、周恩来,转回王家坪住处,对心情沉重又焦急的指挥员们说:我们的指战员对党中央、毛主席感情深,就应该听毛主席的话,不在意一城一地之得失。

这天夜里,枪炮声越来越紧,敌人的炮弹已经落到延安城东的飞机场,从王家坪顺大路往东撤走已经很难了,周围的人又焦急催促。彭德怀却镇静自若地环视身边的人,说:“我们的指挥机关一定要坚持到最后,这样大家心里才稳当。”直到19日拂晓,彭德怀在窑洞里踱了一圈,伸手摸了摸桌子、椅子和床板,然后把手一摆说:“走!”即率领西北野战兵团的指挥机关,从王家坪后沟一条小路翻过山头,向东北方向走去。

习仲勋甘当配角

毛泽东在选中彭德怀统率西北野战兵团千军万马之时,觉得还需要有一位熟悉当地地理民情,便于协调陕甘宁边区党政军民关系的政治工作领导人协同彭德怀指挥作战,毛泽东想到了比彭德怀小15岁的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

对于新的任命,习仲勋不但深感责任重大,而且甘当彭德怀的配角,对战争的胜利充满了信心。他后来在回忆这场“威武雄壮的战争奇观”时,很少谈到自己,而是高度评价了党的领导、人民群众的力量以及当时与他同时受命的彭德怀发挥的作用,说:“彭总是国内外享有盛名的军事家,是中华民族引以为荣的杰出将帅。在解放战争时期的西北战场上,他为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边区,奋不顾身,勇往直前,在十倍于我之敌面前,在极端困苦的条件下,坚决贯彻中央的战略决策,依靠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援,依靠广大指战员的浴血奋战,依靠他钢铁般的意志和卓越的指挥才能,奇迹似的克敌制胜,为中国革命战争史写下了极其光辉的篇章。”

3月18日下午,中共中央和西北局部分成员在王家坪开会,研究撤出延安和西北野战兵团作战问题。直到黄昏,毛泽东等得知中央和延安各机关、学校及群众已安全转移疏散完毕,才走出窑洞,踏上转战陕北的征程。习仲勋等一直送到了延河边,望着他们上了汽车向东驶去。习仲勋对这次送别记忆尤深,毛泽东离开延安时殷切嘱咐的话语时常回响在耳际:“延安我们不守,让敌人把这个包袱背上,把几十万敌人拖到边区,一直到把它拖垮。只要一个月能消灭一个团,保证三年收复延安。”

党中央和毛泽东离开延安后,习仲勋十分关心他们的安全,无论对敌情形势的判断分析、地形地物的勘察、战役战斗决心的定下,还是部队政治思想工作、对敌工作、群众工作的开展,都极为严谨细致。时任野战兵团副参谋长的王政柱曾回忆说:仲勋同志在野战军行军作战紧张环境中,除了协助彭总指挥作战外,不顾疲劳,随时随地同边区人民保持密切联系。他每到一个地方,不是找当地干部座谈,就是向群众做调查研究,宣传、动员、组织群众坚持生产、克服困难、参加支前、战胜敌人。

为了适应战争环境的需要,以习仲勋为书记的西北局分别设立前线工作委员会和后方工作委员会。前线工委由习仲勋、张宗逊、王世泰、廖汉生、阎揆要、徐立清组成,随西北野战军总部活动,开展军队的地方工作和群众工作;后方工委以马明方为书记,和边区政府一起转移,领导边区中心和支前工作。

陕北人民真好啊

在党中央、毛泽东转战陕北期间,陕北人民给予党中央和西北野战军大力支持。据不完全统计,在延安保卫战期间,延安县、延安市、南泥湾垦区、富县、甘泉县政府在战斗前后组织了5000余人的支前队伍,干部群众扫碱土近万斤,熬硝3000余斤,造石头地雷4700余颗,造刀矛510余把,配合部队修挖防御工事、战壕180多处,缝补军衣2000余件,制作布鞋、暖鞋3700余双,制作担架450余副,护送伤病员9000人次,运输干粮、炒面等近千斤,柴火2万余斤,送水400人次,送蔬菜5000余斤,送锅40余口,盆70多个,碗1400多个,给部队带路、送信200人次。

尤为动人的是,延安县委书记李兴旺、延安市委书记姚安吉,南泥湾垦区书记李国瑞等除动员亲戚朋友参加当地民兵、游击队外,自己首先参加游击队。曾在南泥湾、临真镇一带参加过大生产运动后因病、伤留在地方务农的三五九旅老战士刘玉清、陈大玉、刘万林、詹春发、孙闪周、杨学山、刘三、吴金喜、张玉珠、时连田等积极报名参战。在他们的带领下,青壮年纷纷响应,报名入伍,战争前后,有千名中青年参加了西北野战兵团。陕甘宁边区特等劳动英雄吴满有不仅自己参加部队,还将兄弟吴满旺、吴满银送到游击队,把儿子吴凌旭送到部队当兵,把家里仅有的50石余粮、两头牛、30只羊捐献公家,以表支前心意;延安市支前委员会成员梁志鸿,带头将两个儿子送到征兵站入伍;南泥湾垦区临真区石村庄牛成文是村自卫军连长,在战争前后,他把两个儿子送到部队参加保卫延安的战斗。

在保卫战正酣之际,临真镇、金盆湾、马坊、松树林、茶坊、甘泉一带群众主动为野战兵团充当向导,侦察敌情,修挖防御战壕、截断道路、埋设地雷,封锁消息,使敌人变成聋子、瞎子。当地政府组织游击队和群众用人背、人抬、人担、家畜驮等办法,把战斗急需的武器弹药、干粮炒面、炒豆子、炒玉米花、干盐菜、开水和萝卜送到部队驻地。妇女们不分昼夜把赶纳的军鞋送到前线,担架队员冒着生命危险把受伤战士送到安全地带和群众家中包扎治疗。彭德怀曾深切地说:没有陕北老百姓的支援,没有干部战士的前赴后继,我军2万5千人怎能打败23万强敌呢?陕北人民真好啊!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延安保卫战 陕北
责任编辑:胡雨莹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