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守望 > 正文

石磨

核心提示: 在我的家乡有一条碾子沟,听长辈们说,以前这条沟里盛产石碾,因而得名。碾子沟旁院子里的一尊石磨至今仍留在我的记忆中。

石磨

在我的家乡有一条碾子沟,听长辈们说,以前这条沟里盛产石碾,因而得名。碾子沟旁院子里的一尊石磨至今仍留在我的记忆中。

这尊石磨体型较大,至少需要一个成年人的力气才能操纵它,但它的构造却很简单,底部是在平地上用石头均匀整齐地摞起一个圆形的平台,在一定高度的平台上放置两块光滑的青石板拼凑而成的直径约为两米的平面,人们称之为“磨盘”,磨盘之上便是石磨了。石磨由两部分合成,分为上下两页,两页都是选材精良的石料经过石匠精心雕琢而成的,有许多美丽的花纹。这些花纹不仅美观,还有增大摩擦力的作用。在两页石磨上凿出两个拳头大小的孔,再用木头造出一个磨芯,将磨芯插入两孔之内,石磨就围绕着磨芯而转。石磨的运转设计运用的是物理常识,整个身躯全部来自于自然,造价很低。

很小的时候,家里曾喂养过一头驴,最喜欢看驴在那儿推磨。那时候常想:驴为什么总要蒙着眼睛呢?为什么它永远都是围绕石磨而转呢?而它为什么总是转出一个个圆呢?少时好奇心充斥着大脑。后来,驴没有了,石磨还在使用,只是换作了人在推!而小孩子总是在大人推动石磨时坐在磨杠上,一圈又一圈转动着,时间仿佛也在石磨里被磨碎,滑下了一个个没有痕迹的圆。注视着磨缝间纷纷流动的碎粮食粒,童年也充满了许许多多的幻想。

有时我爬到石磨上,把手伸进磨眼(粮食下落磨碎的地方)里又取出来,反反复复,乐此不疲。奶奶却从来不允许我们在上面玩,看见了老远就开始斥责,吓得我赶紧溜,冷不防又摔了一跤,摔疼了就哭。奶奶赶紧颤颠颠地跑过来把我扶起来,一手揉摸着我摔疼的地方,一手假装拍打石磨,嘴里斥责道:“什么时候把你掀了,谁让你把我娃碰疼了!”现在回想起来,丝丝暖意依然笼在心头。

人永远阻止不了时间的脚步,石磨被人们遗弃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机器。一段时间,石磨仍像雕塑一样静卧在那儿,但是再也没有人去抚摸它了。石磨上有了尘土的印痕,磨盘上有了青苔的踪迹!旧日的老人已然不在,往日的农人冲入了城市,昔日的小孩长大成人。岁月就像转动的石磨一样,看不到转动的痕迹却把一切都磨碎了!终于有一天,石磨被掀翻了!是啊,如今生活的节奏变得如此快,石磨的速度又怎能赶得上呢!

石磨虽已不在,但它却是历史的见证,它见证了中国农村的一段历史,石磨是历史的遗留,历史也需要遗留,没有遗留的历史是空洞的,也是无力的!

如今,梦中还能看见石磨的身影,石磨旁奶奶的身影被夕阳拖得颀长。她满带皱纹的脸上有着笑容,充满了慈祥。石磨也像奶奶一样,安详而平静,他们已然融为一体了!

石磨,碾碎的是五谷,磨过的却是时光!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石磨 五谷 时光
责任编辑:窦娣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