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特别报道 > 正文

心路志:23年“坚守史”

——情感始终“钉”在百姓苦乐

核心提示: 63岁的姜良彪,满头白发间散落着零星的青丝,在村支部书记的位置上已经干满了23个年头;50岁的高治斌是村“两委”班子里最年轻者,2012年由普通党员选举为村主任,今年第二次连任。和他俩交谈,像家长总爱絮叨孩子身上的种种不足,而眼神里却是满满的爱意与自豪。

老农说:不开百亩田,难打百石粮。多掏个坡坡,多吃个窝窝。

专家说:越穷越垦,越垦越穷。

村干部每天要面对形形色色这些看似双方都在理的矛盾

爱之深,责之切。

这是采访高西沟村支部书记姜良彪和村委会主任高治斌后,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句话。

63岁的姜良彪,满头白发间散落着零星的青丝,在村支部书记的位置上已经干满了23个年头;50岁的高治斌是村“两委”班子里最年轻者,2012年由普通党员选举为村主任,今年第二次连任。

6年搭档中,两人经历了各种磨合,今年村党支部换届中,在高治斌和村民的极力挽留中,姜良彪答应再干一届。

和他俩交谈,像家长总爱絮叨孩子身上的种种不足,而眼神里却是满满的爱意与自豪。

精神高地:需要精神呵护

在征山治水的数十年里,高西沟人坚信真理的力量,形成了以“不屈不挠、艰苦奋斗的实干精神,尊重规律、因地制宜的求实态度,勇于探索、与时俱进的创新理念”为主要内容的“高西沟精神”。

2017年,各地有组织地来了近3万人学习“高西沟精神”。

这年,高西沟村在册537人中,常住人口仅198人,50岁以下者为少数。

有着丰富精神世界的高西沟人,何以选择背井离乡?

在城镇化加速进程中,高西沟和全国绝大多数农村一样,不可能在世外桃源中独善其身。

答案在高西沟的收入分布图里。

2017年,高西沟村人均收入为14260元,54%来自土地收入,46%为外出务工收入。

54%的土地收入中,苹果收入占75%,种植杂粮、退耕还林奖补、粮食直补收入占15%,旅游收入占10%。

姜良彪说,村里对现有的土地和农业产业作过测算,在精耕细作的丰收年里,人均还有5000元左右的提升空间。这意味着,不改变生产方式和收入结构,2万元左右将是高西沟村民人均收入的极限。

答案在高西沟的基础设施现状里。

2001年,高西沟小学被撤并,曾经有过高级中学、11孔窑洞坐满学生的场景成为记忆。

“上学问题像一台抽水机,不光抽走了人,也抽走了钱。”高治斌说,供娃读书是村里年轻人进城生活的主要原因,也是在城里买房的根本动力。

一位村民毫不忌讳地说,城里有没有买房正成为高西沟年轻人谈对象的首要条件,也是混得好与坏的衡量标准。

一套动辄数十万元的房,往往需要全家人倾其所有积蓄或举债,使得生产投入和改善村容村貌就捉襟见肘。

“人气、人才和人民币是制约高西沟村发展的重要因素。”姜良彪说,如何让高西沟精神吸引人、高西沟的环境留住人是村党支部一直在尝试破解的难题。

生态范例:需要变现的“点金术”

在高西沟最平展的坝地里,一幅画面让人记忆犹新。一行行新栽植的油用牡丹间隙里,“栽植”着一组拓展训练用的高空断桥。

千方百计从视觉和感观中吸引游客,留住游客,主人心思被坝地里的景象暴露无遗。

“城里人兜里有的是钱,就看你能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往出掏,高西沟的出路在乡村游。”让姜良彪笃定这条信念的,除了旅游收入仅占村民人均收入10%这一有较大提升空间的数据,还有他的见识。

从2007年起的10多年间,他3次去大寨学习取经。留在他心中最深的印象是,大寨富了,富因不是庄稼种得有多好,是大寨成了森林公园。

999_副本

当年劈山造田的大寨走了高西沟60年前就坚守的植树造林老路,当年不学大寨的高西沟人如今数次上门求教。

看来,仅有绿水青山还不够,要有经营绿水青山的理念和思路。

2013年,全省优秀村官联谊会在高西沟举办,400多人的吃住行,是对全村接待能力的一次大考。

交了“好卷”的高西沟不得不面对热闹后的冷清,现在全村从事旅游服务的有56户,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没法预期的客流,让不少农家乐无法预备食材;没法预期的收入,让从事旅游服务的农户无法下决心在硬件上作更多的投入。

集聚人气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只能从点滴入手。

5月21日,是高治斌再次当选村委会主任的第二天。早上7点50分,他和姜良彪站在县委书记王国忠的办公室门口。此行,是为高西沟村争取通行一趟公交车。

“县城有好多上年纪的人对高西沟很有感情,但交通问题使他们没法自由来去。”高治斌说,王国忠书记当场表态同意,让他俩特别受鼓舞。

搞乡村游,卫生是首要关。

村上每年花3万多元雇用3名保洁员负责打扫,并指定1名支部委员专职负责。

姜良彪说,有时看到村民乱扔垃圾,自己会亲自开三轮车去倒运垃圾,是为了感化村民的“苦肉计”。

面对每年数万人的参观队伍,村干部成了义务讲解员和陪同人员,极大牵扯时间和精力,迫切需要公司化管理和运作。而村里底子薄,难以拿出启动资金,需要社会资本注入和能人带动。

战斗堡垒:需要防止“新荒漠”

“人不好惹”是采访高西沟村干部中听到较多的一句话。初听,感觉这个有着60年先进的村党支部的战斗力在退化,但从一些具体事例中看出他们的无奈。

村里为了考验入党积极分子,2001年规定,想入党必须栽活100棵树,结果十多年时间鲜有人能办到。2012年只好“破格”吸收了3名党员。

2008年,一户村民骑摩托出了车祸,家属要向村集体借钱,村“两委”开会认为不能开这个“口子”,否则,为数不多的那点村集体资金会被当成“唐僧肉”被各种名目的理由借干净。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方法便是村干部集体捐款。

2005年,村里拓展路,占用了姜良彪叔父家的宅基地,由于没有一分钱的补贴,导致家庭矛盾持续了数年之久。至今,亲人间都不能释怀。

各式各样的利益诉求,各种交错的关系,让村干部常常“坐在火山口上”。

高治斌在当村委会主任前,是村里的致富能手。自从当了村干部,投资40万元的山地大棚撂了荒,爱人气得一肚子无名火。

今年选举村委会主任时,他动员爱人去投票,得到的答案是,“谁投你,我管不了,让我去投你的票,没门。”

高治斌想到了2012年当选村委会主任的第二天,老书记高锦玉主动上他的门,传授了三条经验:能受老婆的气、能吃冷饭、不能发火。

6年的经历,让他觉得字字真经,条条应验。

2016年,榆林市一家私人企业找到姜良彪,购买几百箱苹果作为福利给员工发放。为了让多数村民从中受益,他向每户村民分配4箱指标,事后得到的反馈是,有的果箱里,上层和下层的苹果大小区别很大。

为此姜良彪在村民大会上发了火,同时他也意识到,单一强调搞活经济是不够的,要想持续健康的发展,必须坚守高西沟精神,防止人心荒成一片黄土。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美景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