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特别报道 > 正文

破空壳,破政策空挡

——注入资金,既富民又富村

核心提示: 2016年起,佛坪县在全县开展“脱壳”行动。44个村的集体收入全部“破零”,集体经济“空壳村”全面消除。岳坝村村集体代建工程项目,发展袋料香菇,每年给村集体积累增加近10万元。接下来,他们还要搞田园小木屋、冷水鱼垂钓、采摘体验,村集体经济也将彻底“脱贫”。

发展绿特产业多元增收  吴燕峰摄_副本

发展绿色特色产业,多元增收 吴燕峰摄

农村集体经济就像是一条河流,有河就要有水流,要尽一切努力让水动起来、活起来

“一窗佳景王维画,四壁青山杜甫诗。”地处秦岭南麓的佛坪县,全境皆山,山水相依,水绿山青,风景如画。

然而,由于基础条件薄弱,交通条件差,信息闭塞,加之山林、土地等资源明确到户,村集体手里既没资源又没钱,全县44个村几乎个个都是“空壳村”。

“兜里没钱,说话不硬,更别说开展活动、搞建设了。每年两万元,连水电、笔墨等支出都不够。最困难的时候,村里买沓稿纸都没钱,只能厚着脸皮去‘蹭’帮扶单位的。”《当代陕西》采访中,佛坪县岳坝镇岳坝村党支部书记郑明富说,2016年之前,村集体压根也是一个“贫困户”,每年只能靠着两万元财政转移支付资金勉强维持。

2016年起,佛坪县在全县开展“脱壳”行动。44个村的集体收入全部“破零”,集体经济“空壳村”全面消除。岳坝村村集体代建工程项目,发展袋料香菇,每年给村集体积累增加近10万元。接下来,他们还要搞田园小木屋、冷水鱼垂钓、采摘体验,村集体经济也将彻底“脱贫”。

看长远,抓当前

对村干部而言,发展村级集体经济见效慢,难以在短期内出“政绩”。一些村级组织负责人“干一届算一届”,宁可不发展不敢甩乱摊,对发展村级集体经济不敢想不敢干。还有些缺少市场经济头脑、经营管理和应对风险能力,在选项目、筹资金、抓经营等方面没有思路,想干不会干、蛮干无效益。加上缺乏激励制度,特别是利益分配机制模糊,领办人收入没有保障,动力不足、不愿意投入精力发展集体经济。

在村民看来,包产到户这么多年了,自己想种什么种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和你集体有啥关系?加上村集体要啥没啥,拿啥去发展集体经济?还不如各干各的,得过且过,等着政府送小康。因而对发展集体经济漠不关心,不管不问,有的群众不理解甚至误解领办人,严重挫伤了村级组织和村干部抓集体经济的积极性。

村干部不想干不会干,群众不关心不支持,正是佛坪县“空壳村”多的症结所在,也成为全县脱贫攻坚工作的“老大难”问题。

“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贫困人口长期稳定脱贫的重要举措,也是实现乡村振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坚强保障。在工作中,必须坚持因地制宜、因村施策、立足当前、谋划长远,全面盘活资源资本,培育壮大新型经营主体,不断拓宽县域经济发展路子。”在安排部署此项工作时,县委书记李芳提出明确要求。

2016年,佛坪县确定了破题思路。

农户集体兼顾。一方面,不断增强村级组织的带动能力,为村民个人致富创造良好的环境和条件,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在服务村民中实现集体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凝聚村民的力量,让村民在增加个人收入的同时,积极参与和支持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

因地制宜发展。各村在交通区位、自然环境、经济基础以及农民素质等方面情况不一,在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时,不能套用一个模式,必须认真分析论证,立足当地实际,“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一个村选1-2个特色项目,以项目开发为载体,充分发挥当地优势,合理有效地利用资源,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不断增强村级集体经济实力。

发展管理并重。灵活形式,拓宽路子,积极开发集体资源,开展资本经营,发展社会化服务事业。同时,把发展村级集体经济与加强村级集体经济管理结合起来,实现村级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确保村级集体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与此同时,出台一系列配套机制,为村集体经济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和保障。

建立股份合作机制。以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为主体,吸收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农户等各类经营主体及个人入股,按合同约定或以持有的股份额作为收益分配依据。

建立支持保障机制。县财政为每个村级集体经济合作社注入30万元资本金,并动员贫困户将产业发展奖补资金注入合作社;对财政支持的生产发展、农业生态修复和治理、扶贫开发、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等项目投资额在50万元以下的,优先交由村集体经济合作社承担。

建立激励鼓励机制。明确“增值效益达到8%以上的,可提取集体资产增值部分的5%—10%,对集体经济组织管理层予以奖励”等激励措施,调动村党组织引领发展集体经济的积极性。

在产业选择上,佛坪县特别强调,要“依托本村资源,立足本地实际,遵循市场规律”,按照“长短结合”的产业发展思路,以长养短、以短促长,确保近有增收项目、远有可持续发展项目保障。

长流水,水长流

在实施过程中,佛坪县发现,尽管每个村级集体经济组织都选定了产业项目,但或因技术不成熟、或因基础设施不配套,项目选择、销售保障服务不到位,部分村级集体经济组织仍然停留在项目考察、项目前期建设中,或者小规模、试探性发展中,见效慢、成效低的现象不同程度存在。

针对这一问题,佛坪县制定优惠政策,从项目、资金上加大扶持力度:引导村集体经济合作社、经营主体和农户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经营,着力提升产业发展的规模化、集约化水平;引导有条件的镇村利用移民搬迁小区闲置楼房屋顶发展光伏产业项目,拓宽村集体和农户增收渠道;引导农户和经营主体将已有发展的产业项目、厂房设备作价,或以资金、土地、林地、闲置房屋流转入股合作社……

针对村集体经济发展项目主要以种养殖业为主,市场波动大、收购依赖外地客商,农产品滞销、低价销售现象时有发生以及农副产品易变质、难运输、无品牌、无包装等问题,佛坪县成立全县性的销售运营团队,将各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按照产业项目类别组建模块化销售区域,实现技术共享、信息共享、资源共享,以集约化的仓储物流中心集散全县同类别的农副产品,通过产品包装升级,进一步提升农副产品的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

“农村集体经济就像是一条河流,有河就要有水流,不流就是死水一潭。要尽一切努力让水动起来、活起来,只有长流水、水长流,才会有旺盛的生命力。”佛坪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卢华刚说。

大河坝镇三河口村集体迅速成立正盛经济开发公司,在移民楼房闲置屋顶和牡丹园安装太阳能发电板,先后建设420千瓦光伏扶贫电站,年发电47万度,预计年收益达39万元。

石墩河镇石墩河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与佛坪产业扶贫投资有限公司、兆财中药材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合作,带动周边农户大力发展天麻产业,建成全县首个超1万平方米的标准化中药材示范种植大棚。

截至今年6月底,全县建设山茱萸规范化药源基地5万亩,天麻、猪苓累计留存面积达到100余万平方米,发展袋料夏菇304万袋,中蜂存量达到2.21万箱(群)土鸡8.7万只,冷水鱼养殖水面达到450亩,林麝、果子狸、野猪养殖等特种养殖产业健康稳步发展。

村上有了产业,悄然聚拢了人气。西岔河镇银厂沟村70多个外出打工的,两年间回来了50多人。

鼓干劲,比作为

“既要‘有钱办事’,更要‘有人管事’。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关键要靠一批政治强、懂经济、会管理,敢闯敢试的村干部。”佛坪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张博学说。

在今年的村“两委会”换届选举中,185名后备干部进入村“两委会”班子,其中36名后备干部当选村“两委会”正职,实现了村“两委会”干部素质结构的大提升。特别是在村党组织书记中,生产大户、致富能手较上届增长22.3%。

佛坪县将村级组织负责人报酬发放与发展集体经济成效挂钩,建立领办人与集体经济组织发展利益共享良性机制。完善村级集体经济组织领办人薪酬制度,按劳和按效益分配结合,实现谁出力谁受益,打消部分领办人“出力不讨好”“干多干少都一样”等思想顾虑。县上还探索从优秀集体经济合作社领办人中选拔镇办工作人员。

这些举措,极大地激励了村干部的干事创业热情。岳坝村发展袋料香菇产业之初,入股时农户都持观望态度。村支书郑明富和村委会主任陈邦友带头分别入股2万元、1万元;产业项目财政资金未到位,急需购置原材料时,郑明富、陈邦友又分别拿出积蓄20万元、10万元先行垫付,解了燃眉之急。

“农村集体经济搞不上去,就是因为缺少明白人。这件让村集体和群众都受益的大好事,千方百计也要把它做成了。”郑明富说,看到群众领到分红时兴高采烈,心里还有点成就感,“总算没有辜负党员投我的那一票!”

去年冬天,为了给大棚供温,夜里需要烧锅炉。每个小时10元钱的工钱,56岁的陈邦友舍不得花,他和村文书两个人轮流值班,硬是给村集体省了近3000元。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王美景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