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特别报道 > 正文

紧要处“敢冲”

——涵养“义无反顾、敢作敢当”的正气

核心提示: 好干部的成长,一定会有适合其生长的好土壤。3位干部的履职故事,可以印证商州干部的新状态。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什么样的工作环境塑造什么样的干部,可以商州为例

13.环秦岭公路自行车赛  商州区政府办公室   阮世喜2014年9月14日摄于杨峪河镇殿岭  13991569853

环秦岭公路自行车赛

近年来,商州区涌现出了一批勇于实干、敢于担当的好干部先进典型。他们中职级有高有低,年龄有大有小,工作平台也不尽相同,但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作为、务实肯干。

好干部的成长,一定会有适合其生长的好土壤。3位干部的履职故事,可以印证商州干部的新状态。

张雪平:“我是坚持原则,不怕得罪谁”

8月23日,商州区刘湾街办三十里铺沟道路干净,河水澄清,映衬得沿途村舍更加整洁。车子拐过几道弯,在一块儿较大的平地前停下,这儿原来是一家采石场。

河对岸被削了一半的山头静静矗立,山石裸露。商州区林业局局长张雪平眉头紧皱:“脚下堆放砂石的这些地方可以恢复耕种,可是那些开采过的山体没有办法人工恢复植被,只能靠自然恢复。”

2016年上任伊始,张雪平就遇到了棘手的开山采石专项整治工作。黝黑的皮肤,清瘦的面容,说话声音不高,但双目炯炯有神,说到关停采石场,他显得有些激动:“得亏及时整治,否则环境破坏面更大,留下的后患更深。”三十里铺沟内原来有6家大型采石场,去年以来陆续被关停,现在只剩下一家了。

“过去,这里砂山林立,搅拌机整天轰隆作响,大车来回不断,对林山和周围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如今,关停整治后进行了复耕复绿,这才慢慢恢复。”附近一位村民说,石场关闭前后变化巨大。

砂石开采之地,往往是植被和天然林共生的环境,一经破土采挖,植被和林木遭到破坏,生态便会恶化。2015年初,省上下发了《关于深入开展开山采石专项整治切实加强采石场管理的通知》,2016年,商洛市政府就切实加强森林资源管理工作也做出了明确要求:加强林地管理,严格执行征占用林地审核审批制度,对于“两岸三线四区”重点区域的采石、开矿、取土等占用林地项目,一律不予报批。

当时商州区内有大大小小30多个采石场,分散在沿江岸线,经年累月、利益纠葛、盘根错节。作为责任人,张雪平明白,要在较短时间内取缔关闭这些场地,极其不易,他决定从审批关口下手:生态红线内所有采石场开采到期后,不再办理林地占用许可证。

2017年3月的一天,十几家采石场老板聚集到商州区林业局群体上访,其中一位老板站在楼顶扬言:“今天不给个说法,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张雪平将来访人员让到会议室,从省上相关政策到市上文件,从发展与保护的关系,到开山采石对当地环境的破坏,对子孙后代的影响,从个人的眼前利益到整个区域的长远利益……跟这些老板聊了整整一上午。

“政策是给大家制定的,也是给我制定的,不是我与大家关系不好不给审批,今天我签了字,将来群众就会骂政府。”一番话,让在场的人悻悻而回。

张雪平说,那段时间,自己的压力很大,不少亲朋好友打招呼,希望他能网开一面延长某个采石场的林地使用期限,或是让某个石场进行整治而不要取缔关停……朋友打电话约饭局,他一次没去过。“那个饭好吃难消化呀!”张雪平摇摇头笑着说:“没有吃过哪个场子一顿饭,我也叫不上那些老板的名字,啥时候心里都是踏实的。”

开山采石整治工作以来,很多人都觉得张雪平没有人情味、难说话得很,老同学说他当了局长拿架子,他只是微微一笑。“不能办的事不能签的字,不管是谁,哪怕是我的亲兄弟姐妹,那也不行。”

商州区大赵峪街道办事处刘河村三组组长刘岁舍,多次以组集体名义非法转让林地150.55亩,让他人用于挖取坡渣。张雪平了解后,要求森林公安局依法处罚,2016年,刘岁舍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5万元。

“通过从严整治,我们向违法违规者释放出生态保护严肃性的信号,目前已初步遏制了乱采的势头。”张雪平说。

据介绍,商州区丹江沿线、河道两岸20家采石场已在近两年被陆续关停,只剩下10家。根据相关部门要求,到2020年,商州区内采石企业要控制在7家。“下一步,我们将合理规划布局采石点,一方面符合环保要求,另一方面也能满足市场需求。”

李涛:“我要去驻村,我要去扶贫”

2018年春节过后,商州区对之前的驻村工作人员进行了调整,大多数驻村干部回到原机关单位,不用再城里乡下两头牵挂、来回奔波了。然而,李涛却做了一个让人吃惊的举动——向组织递上了一张《驻村申请书》:请求继续驻村并担任“第一书记”。

李涛是商州区民政局优抚股股长,2016年被派驻到金陵寺石灰窑村担任扶贫驻村工作队员,2017年底,被评为脱贫先锋。

说起申请继续驻村的原因,李涛很坦然:“工作以来一直在机关单位,在石灰窑驻村时,认真学习了扶贫政策,熟悉了农村工作,和农民也有了感情,对驻村扶贫工作刚刚有了认识和一点经验,就此放下怪舍不得的。加之家里没啥负担,孩子上大学了,老人身体很好,自己可以安心到村上工作。”

4月20日上午,商州区驻村扶贫工作会议召开,会上宣布了新一批驻村工作人员,李涛被安排到大荆镇口前村担任“第一书记”。“组织还是照顾了我,这里离城里只有30多公里,交通相对方便。”李涛说,当初自己申请的是最艰苦最偏远的村子。

当天下午,没等组织部门送,李涛就只身来到口前村,放下行李,便让村干部带自己到村里走访。一下午跑了前岭、龙山几个小组,看见沿路有村民来回担水,李涛上前询问,原来是自来水管道出了问题,水塔蓄不上水了,周围的20多户村民只能自寻水源挑水吃。他连夜赶回城里,向局领导汇报。“饮水是个大事,尤其是夏天到了,更应该注意安全饮水。”

经过一番争取,李涛所在的区民政局和另一家单位同意共同出资5万元修复村上饮水工程。“把原来的管道换了,6月底问题就解决了。”李涛说,施工过程他亲自做监理,如今这几个组的自来水管道起码能管一二十年,他还打算近期将供水设施升级为自动化上水。“尽个人所能为村上办事,哪怕办成一件小事,心里也高兴。”

口前村在大荆镇面积最大,有810户3070人,其中在册贫困户244户876人,贫困率发生低于10%,属于非贫困村。“贫困村有‘四支队伍’联合包抓,有工作队长统领,非贫困村只有‘第一书记’和镇上的包村干部,人员少力量弱。”村支书马立红介绍。

这一点李涛也颇有体会,村上干部除了村主任,其他人员几乎不会操作电脑,在贫困户录入工作过程中,他总是打头阵,经常通宵加班。虽说离城里不远,但他一直坚持吃住在村上。“驻村驻村,就得踏踏实实住在村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群众就不信任我这个书记了,没有信任还咋开展工作,我是组织派来的,不能给组织抹黑。”李涛憨笑,用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协助抓好“两委会”班子建设,加强村级组织建设,是驻村“第一书记”的重要职责。李涛到村不久,就遇到了村“两委会”换届。口前村由三个村合并而成,情况复杂,村里有以小组抱成团的,也有家族抱团的,候选人提名阶段,李涛每天与选委会成员一起,挨个小组跑,宣传换届知识、选举工作的重要意义和主要程序,让群众了解选举各个环节需要注意的问题、要把握的方向、该坚持的原则。

5月21日,口前村委会院内,乡亲们陆续赶来参加投票。李涛发现,一部分群众左顾右盼、犹豫不决,他当场决定再设一个投票间,将不识字,或因其他特殊情况不能自己填写选票的选民集中到一块儿,让他们充分表达自己的意愿,并委托工作人员代写选票。

见此状况,现场有人立刻站起来骂骂咧咧、发泄情绪,李涛上前劝其遵守秩序。“你个外来人,算个什么东西,凭啥管我们村上的事?”对方说着向李涛扬起了拳头。

李涛冷静地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和单位,并称自己是当兵出身,挨几下拳脚算不了什么。一番言辞击退了试图破坏选举的人。当天的选举结果出来,现场响起了掌声。

“李书记还真是个汉子,敢于站出来,敢讲真话讲正义。”村民之间交换着对李涛的看法,村“两委会”换届选举工作顺利完成,没有出现一例上访。

帮残疾户调整低保办理高龄补贴,给失火人家送被褥争取救济,为争地畔子的两家化解矛盾……李涛说自己一天有忙不完的事情,但很充实,也有成就感。

“把村上的主导产业发展起来,增收才有稳当路子,村民也才有盼头。”李涛在驻村日记上给自己定下目标。

挨家挨户做思想动员,一趟趟到食用菌公司和光伏公司联系,帮助贫困户办理产业发展手续,如今,178户贫困户认领了光伏,一年就能拿到3000元的收益。

“李书记来给我们帮了大忙,有这样的驻村干部,我们心里很踏实,村民也打心眼里佩服。”马立红对这位“第一书记”由衷服气。

李涛说,中药材项目要见效,最少需要3年时间,他将在这里扎根,做好扶贫这件事,亲眼看见村上的产业见效,那时候才可以离开。

DSC_2291_副本

吴庄村新建成的幼儿园今年秋季开始招生  梁生树摄

赵永健:“我是个公务员,更是个服务员”

沿312国道穿过秦岭隧道,就到了商州区牧护关。一字排开的黑色大棚一眼望不到边。赵永健跳下车,一头钻进大棚里,“这都能摘了,咋还不赶紧采?”蹲下身子,看着一朵朵水灵的香菇,如同看着心爱的宝贝,赵永健满脸笑意。

“这几天价格美得很,供不应求,赵哥,我们想再建几个大棚。”基地负责人赵艳看着赵永健。“先把眼前的这几个事做好,冷库建设、更换环保锅炉要加快进度,扩大规模是迟早的事。”说完,赵永健起身去看冷藏库。

赵永健,高级农艺师,商州区第十八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2012年5月至今任商州区特色产业发展中心主任。2017年,商州区将食用菌产业定为扶贫主导产业,赵永健结合本区实际,拟定食用菌产业指导意见,并提出了种植反季节香菇的想法。“香菇一般都集中在秋冬季节,夏季因为温度较高,菌菇成活率低。可是我们这儿土地少,要提高利用效率,就得想辙。”

交通、水源、海拔、气候、自然环境都是发展反季节香菇必须要考虑的因素。牧护关紧邻312国道,海拔高度为1460米,属黄河流域,夏季平均气温约26℃,正适合夏季生产香菇。想到这里,赵永健激动地一夜没睡着,第二天便去找镇上干部商量。基地规划、流转土地、对外招商……2017年底,秦关村食用菌基地建起来了,300个钢架大棚拔地而起。

赵艳的公公王斌,当初并不想带着家人入这个行当,“各地都在种,担心销路问题,另外,觉得种植业很劳人,时间长了坚持不下去”。

赵永健带着王斌和其他种植户从河北到河南,从山东到山西,让他们亲眼看看外地食用菌的发展势头和市场行情,并向他们打包票:“卖不掉了来找我!你们挣不了钱我脸上无光,你们没有收益我心有愧。”这下,王斌才打定主意。

从基地的选材用料,到菌棒的购买,赵永健都一一过问。仅今年春季,王斌的香菇基地销售额就达到20多万元。王斌乐道:“没想到老了老了,还大干了一把!”

在赵艳看来,赵永健不仅是她和基地的引路人,还是免费的技术员。“遇到任何问题就找他,他能来就来了,来不了就在电话里给我们出主意,有他在我们心里瓷实。”“我是个公务员,但我认为自己更是个服务员,给你们做好服务我才有成就感。”赵永健接过话茬。

2017年3月以来,全区和各镇办组织举行食用菌栽培技术村级培训会、现场培训会、产业扶贫政策解读培训会等各种培训会20多场次,培训种植户及企业生产管理人员1000多人次。开始是请专家来搞讲座或现场培训,后来就变成赵永健讲了。技术要领、关键环节,他有说不完的秘籍。

去年冬季,香铺村平菇种植户在短短一个月里经历了惊心的价格过山车,同样一箱平菇,起初卖到120元,几天后七八十元,一周后跌到五六十元,30元、20元、10元……价格一路大跌,种植户懊恼不已,他们到产业中心找赵永健要说法,还有的竟然在电话里对他开骂,赵永健一边耐心地向大伙儿解释大雪天气交通受阻,导致市场价格下跌,一边在网上联系商家另辟销路。对那些仍不放心的种植户,赵永健拍下胸脯:“如果两天内再没有客商来,我就到商鞅广场摆摊吆喝给咱们卖平菇!”

截至目前,商州区有食用菌产业扶贫基地40个,51家企业(合作社)签订三方协议,共发展香菇、平菇、真姬菇、杏鲍菇等食用菌2900亩4200万袋,带动全区17个镇办127个村9063户贫困户,带动企业(合作社)为贫困户兑付分红资金1290万元。

尝到甜头的村民周正富说:“赵永健是我们的贴心人,有了这样的带头人,我们一定能够拔掉贫根,摘掉穷帽。”

“今年新建了7个基地,我每个星期都要齐齐跑一遍。”赵永健说,他把食用菌产业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全国食用菌搞得好的地方,他都去过。他有一个设想,在未来的两三年内,在商州举办一次全国食用菌高峰论坛,让商州食用菌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王美景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