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政经资讯 > 正文

明清陕西商贸经济的枢纽和门户地位

核心提示: 明清时期,陕西利用自身地缘优势、区位优势以及经济政策的机遇,行走东西,流通南北,在中国东西部贸易舞台上驰骋纵横五百余年,创造了区域经济的辉煌,并进一步凸显了陕西的枢纽和门户地位

450

明清时期,陕西利用自身地缘优势、区位优势以及政府出台“食盐开中”“棉布征实”“茶马交易”“布马交易”等经济政策的机遇,借助陕西的枢纽位置,积极实行边境门户开放,围绕东西部贸易流通,行走东西,流通南北,输粟换引,贩茶边疆,在中国东西部贸易舞台上驰骋纵横五百余年,创造了区域经济的辉煌,并进一步凸显了陕西的枢纽和门户地位。

明清时期商贸交往的重要枢纽

明清时期,陕西是国家的地理枢纽。在明代,陕西布政司所辖面积广大,掌管地区包括现在青海、甘肃等地。“明边重陕西”,最根本的原因是陕西东通晋豫,南连川鄂,西接西北诸省,北处北部边防。

(一)交通枢纽。为畅通政令,转输粮草,明政府特别重视陕西的交通枢纽地位,积极修整陕西境内多条大驿路,陕西境内多条大驿路常加修整、拓宽,可通车马,其中较为重要的包括以下3条道路:第一,西安府至甘州(今甘肃张掖)的大驿路。这条驿路主干驿道自西安出发,经邠州(今彬州市)、长武、平凉西北行,过兰州、凉州直达甘州,是军粮西运的主要通道。第二,西安府至榆林卫的驿路。这条驿路是联系关中与陕北的重要交通线,自京兆驿北行,经三原、耀州(今铜川市耀州区)、同官(今铜川市)、宜君、中部(今黄陵县)、鄜州(今富县)、甘泉达延安府城,转东北经延川、清涧、绥德州、米脂至榆林卫,中间共置18个驿站,每隔七八十里即置一驿。第三,打通延绥长城沿线东西联系的通道。跨榆溪河,在长城内侧经保宁、波罗堡,溯芦河而上,过怀远(今横山县城东南)、威武、清平、龙州转西行,历经镇靖、靖边、宁塞、柳树涧、旧安边、砖井、定边营(今定边县城)、盐场凡14营堡,直达宁夏花马池,路程大约660里。借助陕边军镇布防的需要,陕西境内的驿站交通迅速发展,促成了关中与陕北交通道路的网络化。这些道路与军事需要相联系,同时商贾亦游行其间,贩盐贸布,成为陕商崛起的一个外在条件,陕西省内商品流通、跨省商业活动乃至蒙汉边贸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

清代,清政府重点扶持关中与山西、河南商业路线的建设。主要商路除巩固传统汴洛至潼关道外,清政府重点加强由泾阳、三原走渭北同州府(今大荔)经大庆关过黄河的北路商业支线。地处今大荔县东30里的大庆关成为这条商路上的重要关口。大庆关古为津蒲关,隔黄河与山西蒲州相峙,是山、陕交通的枢纽。这条山、陕商路在沟通中原与西北贸易交往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大庆关也因此与潼关、龙驹寨并称“陕西三关”。

另一条较重要的枢纽是开发利用渭河水运。渭河是关中地区最主要的通运航路,明清之际,虽迂回流缓,四季通航较为困难,但关中与中原的商业往来仍借助渭河水运,尤其较大宗、笨重货品往往依赖这条水运航路。三河口成为这条商路上的重要水运关口,史载:“河口街属华阴管辖,在县东北,距城十五里……地为渭洛并流入黄之处,系航路出入之要津,浮渭而下之货,往时油酒木植最多,逆渭而上之货则炭盐两宗最为秦中所利赖。”

(二)货物枢纽。纵观历史,无论“口内通商”还是“口外通商”,陕西一直是枢纽和“中心点”,货物生产、收购、运输,三个环节,缺一不可。陕西具备这三个环节的全部需求,成为明清之际沟通南北货物集散加工转运之枢纽。

棉花与布匹枢纽。历史上关中地区平原广畴,水利发达,以“关内膏腴之最”而著称,是陕西的“形胜之区”。明清时期,陕西以关中平原雄厚的农业生产实力为依托,充分发挥自己道便费省的地域优势,成为沟通东南与西北、西南的重要商贸枢纽。

明政府于沿边各地设九边镇,其中榆林、宁夏、固原、甘肃四镇归陕西布政司管辖,号称“陕边四镇”。《全陕政要》记:“每年四镇需布五十六万五千一百三十三匹,棉花二十五万四千五百三十八斤。”陕西四镇所在区域均不产棉花,这些棉布、棉花均靠外运,据顾炎武所著《日知录·纺织之利》记述,明代“延安一府布帛之价,贵于西安数倍”,较之江南产棉区价格更是要高出许多。明代陕西本省棉花与布匹均供沿边四镇,即使如此,每年大约有一半的需求还是要靠外运,其时运入沿边最多的是江浙一带所产的“标布”。这种棉布买卖带动了陕西本地与东南地区的产品交换,军需促成陕商“南下”与“北上”的商业活动,也带动了关中以及全省商业经济的发展。

清朝建立后,虽然西北战事平靖,供应军旅的“标布”失去市场,但民用布匹的需求量却随着人口增加而不断增加。人口的快速增长推动了棉花种植业的广泛推广,蚕桑业开始萎缩,到清道光年间棉花已完全取代桑蚕成为关中与陕南的主要经济作物。西安、同州(今大荔县)两府许多州县产棉,因此棉花行设置较普遍,18县中有9县设有“花行”。地方志对此也多有记载,如棉花“其种由外蕃入于关陕,西安府境多有之,土人织纺为业”。由于加工技术普及,棉布和棉纺业成为陕西民众衣着衣料的主要构成及家庭手工经济的主要来源,出现以咸阳县、三原县为中心的棉花、布匹贸易中心。

此外,由于清代西北地区疆域较以往更加广阔,人口也大量增加,加之西北地区纺织技术普遍落后,导致经陕西运往甘肃以西的布匹、绸缎有增无减。关中也成为布匹改装、染色与转运的枢纽中心。这些布大都产自湖北,经汉江至白河或龙驹寨后运抵关中地区,再进行改装、染色,然后进入甘肃。清同治以后,三原征收厘金总数表明,“大布居十之五,药材、棉花约各有二,皮毛、杂货又一成而已”。

皮毛枢纽。陕西自古地多“驴马牛羊旃袭筋骨”,而“陕之畜牧尤以北地为宜,天气高爽盛夏不炎,无疹疡疠疫之患,土山浅陇,不勤穑稼,或讹或寝,各适其宜,则北山各地固一天然牧场也”。面对如此巨大的原材料市场,陕西依托自身的硝制皮货的技术优势,大力发展枢纽经济,从甘、宁、青、蒙、藏等以畜牧业为主的牧区贩运皮毛至关中地区,在同州、泾阳、凤翔等地开展皮货加工,作为西部畜牧业经济与陕西手工业技艺联袂互补紧密结合的产物,“同州皮货”成为当时陕西的品牌。西北皮货经陕西的技术改造后,资源优势迅速转化为效益优势,这也为陕西通过来料加工,发挥技术优势开辟了历史途径。

茶叶枢纽。明清时期,陕西关中是西北的茶叶枢纽。泾阳成为西北茶叶贸易总汇之区,这里既是茶叶加工、装载中心,也是销行西北茶叶的集散、转运中心。据清《泾阳县志》载:“清雍正年间,泾邑系商贾辐辏之区。”当时在泾阳境域商号131家,其中经营茯砖茶的商户门店达86家,每年每家约300~500吨。当时泾阳茯砖茶除销往西域各地外,更远销至俄国、西番、波斯等40余国家。用一首描写陕西商人的《橐驼曲》来形容就是:“草豆为刍又食盐,镇番人惯走骖醰;载来纸布茶棉货,卸到泾阳又肃甘。”

药材枢纽。明清时期,关中是西北药材外销东南各省的商品集散地和转运枢纽,既是药材再加工中心,也是转运与外销基地。药材作为清代西北出口量最大的货物之一,四川、甘肃、青海等地所产药材及陕西省秦巴山区以及北山所产药材称“西口药材”。这些药材经过三原“转贩豫、晋、鄂、苏等处销售”。据统计,药材外销所占份额只在布匹之下。甘肃、青海、宁夏等地的药材大多聚集关中三原,然后分销全国各地。

烟草枢纽。明清时期,泾阳成为西北烟草集散地。当时烟草主要有两类:一类是湖广烟草业、湖南衡阳烟叶。另一类是兰州五泉山的水烟。在清代,由于抽水烟是不少人的嗜好,于是在西北地区,一大批商人便将烟叶带来泾阳进行加工销售,很快泾阳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水烟集散基地,兰州水烟号称当时最好的水烟,经过泾阳行销全国各地,到了清末,运到泾阳的水烟年总量大约两万担,占到兰州水烟产量的三分之二。水烟由此远销东南,途经陕南商州龙驹寨,转水运入汉江直至汉口,或销售,或从长江至江浙,而后遍及全国。

(三)金融枢纽。随着陕西本土商品经济的发展,频繁的商业活动带动了货币流通,大量货币资本流回陕西,金融活动主要在关中地区的泾阳、三原进行,全省大的典当、票号也主要集中在泾阳、三原,这也造就了西北的金融枢纽,渭北及甘凉一带金银价格涨落皆以泾阳、三原为标准。

这一时期,陕商借助优越的枢纽位置创造了以泾阳、三原、西安等为中心覆盖陕西和整个西部的“双层次西部市场网络结构”,一个是以泾阳、三原为中心,以龙驹寨、凤翔为横坐标,以汉中、延安、榆林为纵坐标,覆盖陕西县镇市场的陕西市场网络结构;一个是以泾阳、三原为中心,以兰州、西宁、宁夏、乌鲁木齐为次级市场覆盖西北地区县镇市场的西北市场网络体系。这个网络体系促成了西部地区500年商贸经济的正常运转,从而带动了整个西部地区经济的动态发展,使陕西的兴衰关乎整个西北地区经济的兴衰起伏。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窦娣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