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文化视野 > 正文

话剧《柳青》:“最难”的话剧

核心提示: 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上,话剧《柳青》场场爆满,总是泪水与掌声齐飞

498

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上,话剧《柳青》场场爆满,总是泪水与掌声齐飞

“你知道啥是幸福吗?幸福就是一辈子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后把灵魂安放在最适合的位置。皇甫村的这片土地,就是我的位置。”

2018年9月15日晚,由西安话剧院创排的话剧《柳青》亮相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还未开演,西安话剧院新城剧场门前早早就站满了排队等候的观众。而随后长达近三个小时的演出,许多观众是流着泪看完的,一阵阵的掌声雷动,是他们给这出戏最好的褒奖。

今年是柳青逝世四十周年,柳青是一位陕西人既熟悉又陌生的作家。熟悉的是,他为了创作《创业史》,放弃了城市优渥的生活条件,带着妻女毅然在长安皇甫村扎根14年,与村民亲如一家,想群众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紧密地把自己的命运与人民的命运、国家的命运结合在一起,最终创作出史诗文学《创业史》。而陌生的是,是什么让柳青做出那样的人生选择,尤其是在经历了风雨飘摇之后,仍然初心未改。

“柳青情结”

“这是我写过最难的话剧。”编剧唐栋坦言。

其实早在话剧《柳青》立项时,就被多位专家评价为“题材非常好,但是剧本创作难度太大”。年初,唐栋接到了西安话剧院院长任雪迎的电话,询问是否愿意写一部关于柳青的话剧。唐栋几乎没有犹豫,一口便答应下来。这使得《柳青》成为唐栋继《麻醉师》《共产党宣言》等重点剧目后,与西安话剧院再一次合作的剧目。

唐栋的心里有着一个“柳青情结”:“在我小的时候就读过柳青的书,看到他在书里写到了我的家乡宝鸡,我的内心十分激动。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我来到西安,刚下火车的时候,就看到柳青。我和他深邃的目光对视了很久,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与他对视的那一刻,这也是我和柳青的一面之缘。”唐栋说,自己是柳青的粉丝。

尽管唐栋的作品曾连续三届获文华大奖,四次获文华剧作奖,四次获曹禺剧本奖,还有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解放军文艺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剧目等一系列奖项。但为了写好《柳青》,光是重新研读《创业史》,唐栋就花了两个月时间。“小时候就读过这本书,但几十年后再读,又是另外一种体验。”写好《柳青》可不止是写柳青这一个人,马葳、王三老汉、王家斌、彩霞、远福、雪娥……他们怎么说话,怎么生活,情绪怎么转折,都着实要下一番功夫。

除了搜集大量文字、影像资料揣摩柳青外,唐栋还多次拜访柳青的长女刘可风,听她口述历史。和演员们一起到长安区皇甫村,站在滈河滩和神禾原上远眺,在柳青墓前默哀沉思。最终唐栋还原了一个生动形象又感人至深的柳青,在创作中他将干部、作家、农民的三重身份在柳青身上合一。

西安话剧院院长任雪迎回忆了自己第一次看到剧本时候的那种心情:“我们从2016年就开始筹备这个选题,到了2017年进入实施阶段,再到2018年剧本拿到手,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期待又忐忑的。柳青所处的时代非常特殊,如何让现代人理解那样的一个岁月,体会柳青如何将自己与皇甫村和人民的命运交织在一起是非常难的。”

但是读完剧本的那一次,任雪迎知道,这个剧本,成了。

499

剧中没有“路人甲”

剧本成了,西安话剧院立刻为该剧配备了一个“豪华班底”,全院上下随即投入到了紧张的排练当中,排练室里总是灯火通明。国家一级导演傅勇凡执导,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师秦立运担任舞美设计,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师刘文豪担任灯光设计,著名作曲家石松担任作曲。唐栋也先后多次来到西安话剧院,观看现场排练。每次他都是一边看,一边写。不论主角配角,他都看得仔细。话剧舞台上,没有一个绝对的“路人甲”。

柳青的扮演者林波说,这是他艺术生涯迄今为止最难的一个角色。林波是东北人,他首先要跨过的第一关就是方言,许多陕西方言就着实让他费了一番功夫。“最难的还是走进柳青的内心,实际上演绎好了这个角色,也是在践行柳青精神,就是那股子实干劲儿。柳青写《创业史》的精神,其实就是给我们现在所有文艺工作者最好的一个启迪。”

话剧《柳青》中的许多台词都质朴生动,既体现了柳青的文人气质,又写活了关中农村劳动生活场景。说到被定为“黑作家”时,剧中柳青说,“我为了不让人整,小心翼翼地,就像提着一篮鸡蛋赶集,人家敢碰我,我不敢碰人家,生怕把鸡蛋打了。可是到头来这篮鸡蛋还是打了,为啥呢?我后来明白了:你要苟且偷生,这鸡蛋就不会打;你要接近真理、实事求是,就得承受打鸡蛋的痛苦。”大量运用了关中方言,全剧充满了陕西地方风情。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剧中运用快板书串起了柳青生活、创作的一幕幕场景,不仅增加了旁观视角,打破了单一、闭锁的戏剧叙事的局限性,而且交代了事件背景,展现了关中风情,推进了情节的发展。精彩的快板书为这部话剧增色不少。

守护柳青

演出当晚,场下还坐着一位特殊的观众,他叫刘田民,《创业史》中高增福的原型刘远峰的儿子,大家都叫他才娃。

距离柳青来到皇甫村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才娃是目前小说中唯一在世的人物原型。小说里的他还是个“被父亲夹在胳肢窝里去开会的孩童”,而现在他已经是位满头银丝的老人了。

几十年来,刘田民一直生活在皇甫村,和父亲相继接力守护着柳青墓,有人来村探访,他就会给人讲讲当年的故事。每每说到柳青妻子马葳投井自尽时,刘田民总是泣不成声。坐在场下看话剧的刘田民也哭了好几次,但他说,这是激动的泪水。“这个戏好,就像看到了我柳青伯!”

导演傅勇凡也在场下观看了整场演出,他第一时间在微信群里征求观众的意见。而观众们说得最多的,却是“精彩、点赞、感动”这些词语。观众“吉祥”表示,“前一阵通读话剧《柳青》剧本后就热切希望看到舞台上的《柳青》,此次观剧时几度热泪盈眶!真的很感动!感谢演员们的精彩表演!感谢主创团队精心打造柳青精神!”

演出结束,西安话剧院被授予“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丝路文化贡献奖”,任雪迎代表西安话剧院领奖。

首轮演出收官,话剧《柳青》演活了六十年前的那段岁月,全体演职人员登台谢幕,全场泪水与掌声齐飞。

剧中柳青说:“一个作家,最忌讳的就是迷恋宦海升迁、跪求金钱富贵。如若这样,一定会沦落为媚俗下作的马屁精和谎言编造者,而绝对成为不了人民作家。”

这,既是我们这个时代对柳青精神的呼唤,也是这位人民作家又一次与他热爱的人民、热爱的土地团聚,他的精神将永远萦绕在陕西这片热土上。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窦娣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