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特别报道 > 正文

实干是白河干部的“标识”

——“大事不惜力,小事不嫌烦”

核心提示: 举全县之力盖出“最漂亮”的学校,为外来企业提供“保姆式”服务,把菜种子一袋一袋给搬迁群众背回来,白河干部大事小事都能干,难事急事都敢拼。深入骨子里的“三苦”精神是他们敢担当的基因。

举全县之力盖出“最漂亮”的学校,为外来企业提供“保姆式”服务,把菜种子一袋一袋给搬迁群众背回来,白河干部大事小事都能干,难事急事都敢拼。深入骨子里的“三苦”精神是他们敢担当的基因

三苦精神教育基地

“三苦”精神教育基地

去年,麻虎镇武装部长李正治的调动,曾在白河县引起一场“误会”。

当时,安康市档案局由于事务重、人手缺,从全市年轻干部中直接挑选干将,李正治因表现亮眼被相中。

当这份干部调动申请呈到县委书记陈晖桌前时,他让组织部门了解一下,是不是李正治怕苦怕累,不想在基层干事,而避开县上,找关系求调动。“李正治能吃苦、点子多,早就被多个市级部门‘盯’上了。”对于这样的调查结果,陈晖爽快地签了同意调动的意见。

“从白河走出去的干部必须个顶个,不能‘砸牌子’。”对于“白河牌干部”,陈晖有着强烈的品牌保护意识。

“‘苦拼’是白河干部的品牌,省市不少部门愿意到白河挑选干部,看中的是他们的拼劲和干劲,还有遇难事不服输的品质。这些都离不开印刻在他们骨子里的‘三苦’精神。”白河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张吉彩总结。

拼吃苦,大事小事有态度

72级台阶,每级15厘米,跨完11米的高差,才能到达白河县高级中学的大门。这座“挂”在绣屏山半山腰的中学,被很多人认为是白河县最好、最漂亮的建筑。

“不是我们想建在半山腰,而是因为这块地是县城唯一可用于大规模建设的用地,为了建学校,还对这块地进行了大规模整理改造。”校长牛玉斌说。

在40度的陡坡建学校,很多专家认为绝无可能。但白河干部的决心和气魄丝毫未受影响:历时3年,凿4道山梁,填3条深沟,削40多度陡坡,斩146米高差,垦土石81万立方米,筑坎12万立方米,打桩深36米,平整建设用地7830平方米,一座全县“最漂亮”的建筑矗立了起来。

整个项目的速度质量,与白河干部解民忧、拼难事的态度和能力相匹配。

校长牛玉斌对建校过程中,县直各个部门的协调合作记忆犹新:住建部门支持保障房建设项目,国土部门支持护坡、防滑建设项目,水利部门支持涵管建设项目,林业部门支持绿化项目,交通部门支持道路建设项目,城关镇在征迁中全员参与……

其中,多部门合作完成的校园围挡墙,由600多根锚索拉成,长157米、高43米,被称为“陕南教育第一坝”;学校建好搬迁时,城关镇还在做着一些拆迁户的工作……一座学校的建成,融入了各个部门、各级干部苦拼的汗水。

大事面前团结协作不惜力,小事当中踏实为民不嫌烦。在白河干部中,“一粒菜籽”的故事流传很广。

仓上镇副镇长胡世杰,是2016年被破格提拔的大学生村官。2012年刚到裴家社区时,上百户居民从不同村庄搬迁而来,他们有的土地流转了出去,有的离原耕地太远,种菜吃菜成了大问题。

建好居民的菜园子,丰富他们的菜盘子,成了胡世杰的心愿。

没有土地,想办法流转;没钱买种子,去县农业局“化缘”。他把从农业局要来的菜种子发给群众,并对每户群众的“菜园子”进行评比,小菜园既成民生工程又是美化社区的环保工程。

背菜种回村,是干部的做事态度,这种能干事、能吃苦的精神、是白河干部身上普遍的特点。

“白河的干部大事不畏难,小事不嫌烦,这种苦拼的劲头,源自他们改变白河自然条件、改善群众贫穷生活的初心。”白河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方景海说。

拼理念,群众视角看问题

木瓜,是白河的一张经济名片,种植面积达到14万亩。然而这么大的木瓜产业,全县只有6家深加工企业。

“附加值不够,六成以上的木瓜都没有进行再加工,对农民提高收入很不利。”白河县招商局局长雷勇认为,要增加农民收入,深加工是出路。

每次外出招商推介,招商局都首推木瓜,并主动和一些大的公司联系,今年已经和湖南株洲千金药业达成开发保健酒的意向。

雷勇最近也一直在等待一个回复:年初他们和张裕集团对接,希望一起合作开发木瓜酒。

“招商就像求婚,看准了就要大胆‘表白’。”雷勇认为,招商干部要能忍得了别人的白眼,受得了对方的闷气,只要老百姓得到实惠,这些都是分内事。

地无百亩平的白河,老百姓视土地为生命。怎样让土地增值变现,考验着干部的能力和担当。

仓上镇天宝村是“山上建园区、山下建社区、农民变工人”的“天宝模式”发源地,土地流转是建设之初最难的事。

天宝村大部分人外出打工,6000亩土地靠留守老人营务,有的年份只能保本。2010年,本村3位外出务工的能人返乡,着手建立农业园区。

建园区,必须把这些土地从农民手里流转出来。为此,镇上专门成立了工作组,抽调4名干部对接此事:白天给百姓做工作,晚上查阅流转土地的相关资料学习,一点点摸索着前进。

10天,4000亩林地、2000亩耕地,从89户村民手里流转了出来。对于第一次接触流转土地的镇村干部来说,这种速度是为了切实改变当地贫困面貌苦拼出来的。

“天宝模式”创始人之一刘和兴说,正是干部们这种把群众生活改善当成自家事的态度,才让“天宝模式”顺利启航,这也成为白河脱贫攻坚的突破口。

“务实、努力”是从江苏溧阳市到白河县挂职的朱志军副县长对白河干部的评价。他认为更难得的是,白河干部对新的为民服务理念不仅善于、更敢于尝试。

在玩具行业打拼了20余年的王小文,通过一条关于安康发展毛绒玩具产业优惠政策的微信,来到安康实地考察。最终,他选择在白河首先创办玩具厂。

“干部们随叫随到、说到做到、服务周到,这种‘保姆式’服务,让我们下定决心在白河落地生根。”王小文已在白河开了两家工厂,可同时吸纳160人就业。

如今,“保姆式”服务吸引了社区工厂43家,已吸纳就近就地就业3000余人,为改善白河群众生活提供了保障。

“保姆式”服务,是白河干部随着经济发展意识转变的结果,这种新观念的苦拼,助力白河产业的发展与繁荣。

拼心气,面对难题不逃避

看一个地方干部的精气神,“老干部”最有代表性。

“身份退二线,工作不下一线”,曾任镇人大主席的柴伦仁,今年换届时担任了宋家镇东桥村党支部书记。

今年55岁的柴伦仁,已经在东桥村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4年。这四年,曾是复杂问题村的东桥村,人均收入从4000元提升到9000元,从“零产业”到千亩茶园,同时还建立起5个合作社,养殖大户不断增加……

最令柴伦仁得意的,是他把一名村医培养成了“种茶专家”。

杨登提是村上的医生,有头脑、有积蓄。柴伦仁认为他如果在产业上下番力气,不仅可以成致富能手,还能成为带富能人。

杨登提被说动了。但他妻子却怎么都不同意:投资那么大,还不一定有收益,费那个劲儿干啥?

柴伦仁带着杨登提看市场,从紫阳请来专家做指导,帮助杨登提一家人建立发展茶产业的信心。

最终,夫妇二人在2015年投入50万元,开始种茶。去年又投了300万,发展成现在的500亩茶园,带动了村上158户400人创收,成了种茶大户。

“我们长期在基层工作,事业上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但工作劲头上不会‘松套’。等到村里所有的老百姓都脱了贫,我才能安心地退休。”柴伦仁说,在白河,和自己有共同想法和经历的干部不在少数。

现任茅坪镇大山村驻村工作队队长的柯尊友,也是被派在脱贫攻坚一线的镇干部。52岁的他从“这么难搞的村,不想去”,到“把我发展村子的想法坚持下来”,每天累并快乐着。

柯尊友在进入这么“难搞”的村之后,对365户家庭逐个走访,还在走访的路上,救了一位从山上跌落的砍柴的70岁老人。“在岗位上就要认真干事,村里的事多而且杂,如果我腿懒一些不走访入户,这个老人或许不会那么容易得救。”他把这件事情看成是自己的分内事。

白河县卡子镇陈庄社区农户黄群凤(左二)通过为社区茶叶龙头企业进行茶园管护,领取工钱。邵瑞 摄

白河县卡子镇陈庄社区农民在龙头企业领取工钱  邵瑞 摄

拼发展,探索创新有点子

“卖掉了吗?谈好了吗?好好好,那我就放心了。”9月1日下午,双丰镇党委书记黄进接到了副镇长李永保的电话。

他俩说的,正是民主村在茶园里套种的“韩国红”辣椒。

套种辣椒,是民主村新任村支书周密想出来的。村上去年发展了700亩茶园,这些茶园三年后才能有收益。三年的空档,农民吃啥、喝啥?怎么样能增加些其他收入?

套种是出路。他们看上了别村的“韩国红”辣椒,开始试种,并且与当地一家合作社口头达成了协议:保底1块钱一斤。

亩产预测3000斤,生长期4—8月,收完之后还能种些其他的,周密想到能让群众“见缝插针”多挣点钱,心里美滋滋。

但天不如人意,4月份种上的第一茬辣椒没有丰收,每亩才产了1000斤,原来的合作社也不再收购了。

“没有了销路,产量也不行,卖给超市几毛钱一斤,还不如烂在地里,感觉老百姓被坑了。”周密愁得头都大了。

联村县领导、镇领导、驻村干部、村干部全都坐不住了,跑超市、联系工厂。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张吉彩联系到石泉一家收购韩国红的企业。

得到消息之后,李永保起了个大早,赶在太阳升起前采摘鲜椒。装完车,他带上还带着露水的600斤鲜椒,直奔石泉。下午传来好消息:4元一斤,照单全收。这样,每亩能比预估的多收入1000块。

第一年的摸索,对周密来说是个教训,也积累了经验。“发展产业要生产和销售兼顾,不能给自己留失败的余地,把老百姓坑一次,以后工作就不好干了。”

主动作为、主动担责,白河的干部产业发展的探索始终不停歇。

30岁的镇干部毕利伟,今年就任义和村党支部书记。

柿子是义和村的传统产业,但往往丰产不丰收。毕利伟上任后,瞅准了“胭脂米”这个好听好看好价钱的品种。

“今年种的不多,只有30亩,保底价20块一斤。”毕利伟说现在人们对有机营养食物需求很旺盛。

通过电商渠道销售是试种成功后毕立伟的“后手棋”,这为他继续扩大种植面积提供了可能。

探索、探索、再探索,在白河干部的心中,重要的事不是说三遍,而是不停地尝试。

白河现有茶叶6.1万亩,近4万亩将进入丰产期,销路成为大问题。

“小打小闹不成气候,必须把品牌做起来。”在县农林科技局党委书记史建强的牵头下,白河今年6月成立了富硒春燕茶产业协会,统一包装,打出“白河春燕”的品牌。

为了把分散无序的茶叶向规模化发展,史建强想了不少办法,终于把白河茶的知名度打了出去。

“习近平总书记说,弱鸟要先飞。白河资源贫乏、土地稀少,是县域中典型的‘弱鸟’。我们要想飞得远、飞得高,就要起得比别人早,拼劲比别人足。”陈晖说。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美景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