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特别报道 > 正文

厚爱是白河干部的“动力”

——“选人看担当,用人看本事”

核心提示: 透过白河巨变,可以发现,组织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焐热一种公平、关怀、积极向上的氛围,推着白河干部队伍战天斗地、苦拼实干、奋勇争先。

在白河,干部的“名”“利”,从来不是跑关系、找门路能求来的。对于埋头苦干者,晋升职务职级、提高待遇,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白河县宽坪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

白河县宽坪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

山大石头多,出门就爬坡。横平的路,到了白河,得“竖”着走。

土无三寸厚,地无百亩平;晴过三天地冒烟,雨过三天光石板。山上要多活一棵苗,老农就得多洒几把汗。

曾有专家嗟叹:“白河,是一个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

白河干部却偏不认“命”。历时三年、调动十余个部门,在半山腰上赫然立起一座标准化的高级中学,这是举全县之力树起白河的“精神地标”,誓要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投资5亿多元、筑堤造地,“变”出狮子山新区,300多亩珍贵的平地让“驴要打滚没场地”彻底成为历史。

“白河,是白河人的白河。我们不干,谁干?”除过自身浓厚的报效桑梓的情怀,白河干部的这股子“拼劲”,主要源于哪儿?一位基层干部点出了关键:“你的付出,组织能看到!”透过白河巨变,可以发现,组织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焐热一种公平、关怀、积极向上的氛围,推着白河干部队伍战天斗地、苦拼实干、奋勇争先。

提拔有导向

在白河,脱贫攻坚是头等大事,也是头等难事。

这个20多万人口的县,农业人口就有15万。贫瘠的土地难养活人,整个“十二五”期间,白河是全省外出务工人员占比最高的地方之一。不乏有创业成功者,但更多的是为着生计发愁的普通农民。

“我们好歹有一份工资,起码衣食无忧。但这些乡亲咋办?山上一间土房,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也弄不来几个钱。”2012年,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刺激到了24岁的胡世杰,让他下决心回到仓上镇裴家村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

那会儿陕南移民搬迁工作才刚拉开序幕,与裴家村毗邻的天宝村遇到了好时机。有三个返乡创业的致富能人在村上建起农业园区,县上抓住契机在裴家村二组设立移民搬迁新社区,把天宝村民从居住环境差的山上搬到山下。

家搬下来了,但很多村民的心还系在山上的几分菜地里。胡世杰心疼群众为了种菜每天山上山下来回跑,就在新社区里给大家建菜园子,坐着通村公交把菜种子从县农业局一袋一袋背回来。大事小事,他都想到前头,做到天宝村民心里头。

村民们喜欢上自己的新家。白天在农业园区、社区电子厂里打工挣钱,晚上聚在广场上娱乐,天宝村民彻底换了种活法。“山上建园区、山下建社区”的天宝模式,成功蹚出了一条“安居乐业”的路子,在白河全县推广。而天宝村民的“勤务员”胡世杰,2016年被破格提拔为仓上镇副镇长,一时传为美谈。

“我们这里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比较深、脱贫任务很重,但干部队伍却是参差不齐的。因此,更要树立重品行、重实干、重实绩、重基层、重公论的鲜明用人导向,在脱贫攻坚主战场选拔任用干部,让有能力、肯吃苦的好干部有前途、有舞台。”白河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张吉彩说。

近年来,白河完成10万余人的搬迁,涉及全县农业人口的三分之二,目前正在进入后搬迁时代。如何让这些搬迁的群众稳得住、能致富,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白河县委调兵遣将、运筹帷幄的水平。

在胡定升到任麻虎镇里龙村“第一书记”前,这个全县“最难搞的村”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产业。2017年2月一到村上,迎接他的首先是村干部的“下马威”:不配合,看你的工作咋开展?

虽然只有三十出头,但出身农家的胡定升就是有股子韧劲。他带着一个小本,挨家挨户跑。一个半月的时间,五个村民小组1760口人,高矮胖瘦、脾气嗜好他都门儿清。

“一二组年轻人多,办个制衣厂;三四组有产业基础,可以发展养蜂;五组有地理位置优势,能建园区。”胡定升有魄力、点子多,真心实意为村民办事,感染了一大群年轻的驻村工作队员和村干部“围”在他身边,撸起袖子干起来。“我们村上的产业都不大,但保证人人有事干、大家有钱赚。”

在里龙村转了一圈又一圈,看了一遍又一遍,麻虎镇党委书记胡才伟直接跟县上要人:“小伙子工作得力,化解矛盾、发展产业样样在行。我这就需要这种能干实事、作风务实、群众信任的干部来担任镇脱贫办专职副主任,提拔这样的干部,能加快群众脱贫的步伐。”胡定升从县经贸局的科级后备干部成为一名真正的科级干部。

组建驻村帮扶工作队、下派村“第一书记”、乡镇干部任村党支部书记……110多个村成了广大干部建功立业的主战场。

2014年,以班子软弱涣散出了名的冷水镇花湾村里,搬来了一个“外村人”。这人也不是生人,是镇上的民政干部李兴根,他是来当村党支部书记的。

到村上来之前,还有同事跟李兴根开玩笑:“你老了苗,干得再好也提拔不了。”李兴根笑笑:“组织让咱干咱就干,想那些干啥?”

2018年5月,花湾村已经运行一年的社区工厂里,几十台缝纫机前,村上的妇女们正在专心加工衣料。放了学的孩子,在对面的托管班里,有专门的老师辅导作业。52岁的李兴根揣着自己升任镇脱贫办副主任的文件,像往常一样走在社区里,只是多感慨了一句:“组织没觉得我老了苗。”

在白河,“船到码头车到站”、论资排辈不“灵验”。只要是一心扑在扶贫这件事上,踏实肯干,干部都有提拔的机会。

据统计,2017年至今,白河县因在脱贫攻坚中表现突出而被提拔重用的干部达66人。

为者得荣誉

勇担当、善作为之风在白河持续地刮,而且愈刮愈猛。

2017年5月,白河县委书记陈晖在基层调研时发现,基础设施建设、移民搬迁、健康扶贫、危房改造任务重,建设环节多。“资金拨付、土地审批、项目审批,如果干部怕字当头,一道一道地签字、开会,那么效率就上不去,工作进度就跟不上。在这种情况下,就应该提名叫响,所有干部都要敢担当、敢负责,形成加快工作进度的合力。”

“勇担当、善作为”先进个人评选表彰很快被提上议事日程。白河县委将表彰名额一分为三,脱贫攻坚占60%,信访维稳、重大项目建设各占20%,这是干部工作中最难啃的三块“硬骨头”。

2017年6月起,白河县委分两批共表彰干部107名。梳理整个表彰名单不难发现,这些干部无一例外是乡镇、部门、行业公认的担当者、实干家。

今年8月,站在双丰镇双河村的百亩油葵花海中,副镇长程磊很是欣慰。这个靠他多方“化缘”来的项目,是村集体的第一个产业。而一年前,这里几乎是一片荒地。

“不为别的,就是想把地一点点集中起来,把人心一点点凝聚起来,让村民相信干部,愿意跟着集体干。”程磊说,为了说服李家坡组的村民同意流转土地,他连着开了7个晚上的会。

城关镇干部徐功高进入表彰名单,是因为在综治维稳工作中表现突出。去年,为了劝返一位准备到北京非访的群众,徐功高又一次受伤,而且伤得不轻。

“我们看了记录仪里的视频,他的衣服被撕烂,虎口处生生被咬掉一块肉,看的大家直掉眼泪。”徐功高的一位同事说,在乡镇上,大家最不愿意干的,就是维稳,受气受累,还最容易背处分。

“可事总得有人干哪,咱干了就得干好。”徐功高说,城关镇已经保持了连续三年没有出现一例非访的记录,他接下来的职责,就是保持。

从2012年5月河街综合改造开发办公室一成立,县民政局副局长王桂林便“坐镇”这里,一干就是六个年头。如今54岁的他,还奋战在拆迁的第一线。

拆迁工作矛盾冲突剧烈,利益纠纷复杂。挨骂受气,甚至被拆迁户追到家里,对河开办的干部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难,累,有时候回家后就只想两个字,安静。但河街的拆迁意在拉大城市的骨架,这是造福白河子孙后代的大事,就是再难,我们都得干。”王桂林说,对于河开办的干部,组织上从未亏待,每年的考核优秀指标总会给予倾斜,“这几年,我这里有8个干部得到提拔重用,2人被评为‘勇担当、善作为’先进个人。”

受表彰者,不仅得到县委县政府颁发的荣誉证书以及6000元奖金,同等条件下还可以享受优先提拔。这份荣誉,无疑给干部队伍注入了“强心剂”。

目前,白河共有37个移民安置区、100多个安置点。以前审批、环评、资金拨付等环节互相制约,两年都完不成一个搬迁点,现在最快的6到8个月。

这种工作效率,正在同向掀起“白河加速度”。2018年,共有十余家毛绒玩具社区工厂落户白河。所涉及到的部门、镇村,干部们为企业提供“保姆式”服务,从签约到生产,最快的只用了25天。

该“容”就要容

一次干部座谈会上,围绕城关镇某干部,城关镇党委书记谢文生和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方景海有一段对话。

白河县残联干部范德胜(右)帮助他结对帮扶的贫困户核对合疗报销的情况

白河县残联干部范德胜(右)帮助他结对的贫困户核对合疗报销的情况

“他是个好干部,哪一个岗位上的工作难,就交给他,从来没怨言。但是干得越多,错得越多。他曾两次被追责,一个是因为给评估组拿错贫困户名单,另一个是在避灾扶贫搬迁安置户申报检查验收中,几百户就他一个人跑,有几户没跑到,刚好就出了事,被给予行政警告处分。”谢文生说。

方景海解释道:“这两个事组织上分情况处理了。第一个事是有失误,给予了容错减责,诫勉谈话。第二个事确实出现失职,不能容错。”

从这场对话中,既能看到领导对下属的关心关怀,又能看到组织的不偏不倚、公平公正。

如何用好干部,既让担当有为者敢甩开膀子干事创业,又不纵容渎职失职者?白河的做法是,慎重给处分、用好容错纠错,校准“赏”“罚”的天平。

2017年,河开办在拆迁征收县食品公司时,由于工作人员失误,重复计算50多平方米空场面积,审计过程中被发现。

县纪委调查后认为,河开办是在推动重大项目的进程中,为提高效率,出现失误,并未牟取私利,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予以容错。

去年10月,到了交付异地扶贫搬迁建设工程的最后期限,双丰镇闫家村的搬迁楼却迟迟没有完工。作为负责人,村委会主任李某本应被追究纪律责任。

但县纪委了解到,9到10月白河持续阴雨,造成山体滑坡、道路中断,才耽误了工程进度,并非李某不作为,对其予以容错。

“只要是为了推动脱贫攻坚、重大项目建设进度等,没有主观故意、没有渎职、没有谋私利、未造成严重后果,可以容错。但对于存在的问题,也要按政策纠错。”县纪委常委吴升国说。

2017年,白河县纪委共核发9份容错认定结论书,鼓励探索者、宽容失误者、纠正偏差者。该容错的容,不让苦拼实干者“寒心”;而对于不作为、慢作为者,绝无“容身之处”。

2018年,某镇的党政正职、分管信访维稳的副书记,三人同时被给予严重警告处分,免职待岗,在白河干部队伍中引起不小轰动。

脱贫攻坚考核倒数、镇管范围内有“非访”、出现个别户套取移民搬迁资金问题,是某镇干部被“严惩”的主因。

“‘庸懒散慢虚’干部,我们一经发现,绝不姑息,该下就要下。”张吉彩说。

“下了以后干得好的,还可以再上。”不把这些干部“一棍子打死”,白河县委正在制定干部召回管理办法,通过回炉重造,督促其去病根、强体质,淬火重生。

这种用人导向,激励着干部队伍担当作为“上线率”全面提升。以上述镇党委书记为例,待岗期间,其承担县“三项工程”援建等工作尽职尽责,对县委安排的脱贫攻坚调研任务主动积极。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王美景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