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特别报道 > 正文

笃实于行

——“实为”的薛占海

核心提示: 延安市市长薛占海,把为民务实清廉的故事,撒在圣地延安的山山峁峁。

认识他的农民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心细的人,更别说是当官的了。”

部下说,“他眼里容不得沙子,对慢作为者‘可戳碜了’。”

薛占海说,“我是市委决策的执行者,当然不能‘撒奸儿’。”

延安,薛占海为民务实清廉的故事,随处可闻。

薛占海在张永虎(左一)家_副本

薛占海在张永虎(左一)家

爱训人的市长——

“有条件把事办好是本职,

创造条件把事办好才叫本事”

在延安“官场”有这样一句话,“市政府部门负责人里,没有挨过薛市长训的,要不工作太突出,要不单位太边缘。”

有些初次挨训的干部想不通,生活中文文弱弱、客客气气的市长,一到工作现场,跟换了个人似的。

宝塔区委副书记、副区长苏锋挨过训。

今年8月的一天,苏锋陪着薛市长调研中小学校舍建设情况,当看到新建的宝塔小学外墙面是用大理石干挂石材时,薛占海生气了。

“我强调过要把学校建好,但不是让你们讲排场、搞豪华装修的面子工程,延安财政还有好多地方要花钱。”训完人后,现场确定,今后凡财政投资的项目,规划局不仅审规划,还要和发改委一起联审建筑用材。

市城管局长呼世慧挨过训。

去年4月的一天,呼世慧陪着薛市长调研城市管理工作,当看到一些偏僻地方的人行道、车行道坑坑洼洼,薛占海又发火了。

呼世慧解释,当年的财政预算已定,等来年有了预算再整治。招来了更加严厉的训:“有条件把事办好是本职,创造条件把事办好才叫本事。”

回到市政府后,他又把呼世慧叫到办公室,和相关负责人一起研究,预支来年的2000万元财政城市维护费,用于全市2.8万平方米人行道、3万平方米车行道的修补整治。

“因为我们的工作拖沓,让老人崴个脚,小孩摔个跟头,人家可能不会告政府的状,但咱们心里不安啊。”呼世慧说,听到这句话,自己脸上一阵阵发烫。

市林业局长付天平挨过训。

今年6月的一天下午,薛市长坐车去西安开会的路上,发现甘泉和富县交界的山林里有人放牧。

“管护不好延安的生态,就是延安的罪人。”他电话里“上纲上线”地训了付天平一通,让他立马通知相关县去处置。

付天平以为这事就过去了。哪知,从西安开会回来后,薛占海利用一个周末,亲自到发现羊群的地方看有没有类似的偷牧现象再发生。

市旅发委主任马东坡挨过训。

今年元旦前的一次暗访中,薛占海发现王家坪革命旧址的公共厕所卫生较差,把马东坡叫到现场,当面剋了一通。

第二天,马东坡带着班子成员到王家坪革命旧址打扫了半天厕所卫生。

“一则为了给大家传导压力,再则为了平衡一下自责的心。”马东坡说,自己去扫厕所,其实是交了一份“无字的检讨”。

有时训过人后,薛占海会“看似不经意地”向对方递上一支香烟,甚至在吃工作餐时,刻意地开一两句并不精彩的玩笑。

时间长了,大家知道,薛市长对事不对人,“火力”不会超过十分钟;大家更知道,如果不去举一反三地改正,他会盯住你不放过。

2016年9月9日,薛占海作为延安市市长人选接受省委干部考察组的考察。

和考察组谈完话,走出酒店时离午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他顺道在酒店附近的拐沟里转了一圈。背街小巷卫生的脏乱差,让他气不打一处,当场就把街道办和社区的负责人叫来训了一顿。

中午,大家一起在小餐馆吃面时,有人开玩笑说:“让不让你当市长还没定,你就不能‘装’上几天老好人?”

他板着脸回答:“有的游客一生可能只来一次延安,人家才不管你当不当市长,留下坏印象可能没有机会挽回和弥补。”

2017年2月,延安市召开第五次人代会,会上一个重要的议程是选举市长。

会议期间,代市长薛占海下团参加分组讨论。交流中,得知3名县级领导就早前市上布置的工作推动不力时,当场发了火。

选举前,一位市领导提前“打预防针”:占海,你性子急,平时好训人,失几票也不要计较。

选举结果是,薛占海全票当选延安市市长。

事后,他在好多场合讲,延安的政治生态好,干部们识大体、明大理,能识自己的长,更能容自己的短。

咱农民的市长——

“农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我们不能当高高在上‘父母官’”

农民出身,农村长大的薛占海,对农民有着天然的亲近。他知农事、懂方言、识节气,被农民朋友亲切地称为“咱农民的市长”。

子长县瓦窑堡街道下冯家庄村是薛占海的扶贫联系点,几年时间里,他先后来过九次。

村民贺生瑞,脚上受过伤,家中孩子多,光景过得恓惶。2014年,薛占海坐在他家的炕沿上,就怎么过好光景和他商量了近一个小时。

老贺一下灵醒了,他承包了村里的四个大棚,和儿子们一起种菜。当年,全家纯收入4万元。

次年,薛占海再次来到他家,鼓励他种反季节水果。老贺听了,也做了。当年在工棚里种下的毛桃和葡萄,今年已大量挂果,收入近8万元。

薛占海第三次来到老贺家时说:“农村养猪是个捎带活,你再发展上点猪。”

贺生瑞两口子说:“想是想过,就是寻不下个地方。”

薛占海站在院子里端祥了好长时间,“你把对面那个土圪峁铲一铲就行”,他给老贺瞄好了地方。

现在,养猪、种大棚、种玉米,形成家庭产业“小循环”的贺生瑞早就脱了贫。让他意外的是,今年村委会换届期间,村民高票选举他当村主任。

“我和老婆拉话中常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心细的人,更别说是当官的了。”在老贺两口子心中,薛占海不像市长,更像个朋友。

“薛市长,我是下冯家庄的黄忠林,娃在县里上不了小学,你能帮这个忙不?”

今年8月15日晚,在子长一家煤矿上当瓦斯检查工的下冯家庄村民黄忠林,“无奈”中给薛占海发了一条微信。

微信是薛占海上次到村上来时,刚好黄忠林休班,俩人聊了一会儿天,薛占海主动要求加的。

黄忠林说,信息是等待下井前时间里发出的,发完后,自己按要求关了机,寄存在物品保管处。

等他下班回家,才知道这期间发生了好多事。

“尽力帮助。”这是收到微信的第13分钟,薛占海给黄忠林回的内容。

这期间,他让办公室的同志和子长县联系,询问孩子入学的事。一个多小时后,对方确认可以。

薛占海联系黄忠林时,手机关机。通过村里问询,打到黄忠林妻子的手机上。

“我爱人还以为是骗子电话,连挂了两次,第三次仍半信半疑。直到娃坐到教室,我们还觉得和做梦一样。”黄忠林说,这件事后,自己专门找过村里干部,今后有什么需要出工出力的事,他误工也会回来的,就算是对薛市长的一种报答。

“占海市长最讨厌造假,尤其讨厌在农民身上造假。”延长县县长曹林虎对薛市长去年的一次暗访记忆犹新。

2017年5月14日,周末,母亲节。薛占海拿着全市贫困村、贫困户信息册,按图索骥来到延长县黑家堡镇瓦村行政村糜草洼自然村。

当时村里修路,他就对着手中的册子步行一户一户核对各种信息,一共走访了17户。

“今年延长县是全市唯一率先脱贫的县,如果有数字脱贫现象,我们怎么给中省交待、怎么给老乡交待?你们不光要真脱贫,还要做表率。”

在返回镇里向县、镇两级负责人反馈暗访情况时,薛占海说,选择母亲节来,就是想提醒大家,农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不能当高高在上的“父母官”。

向农民少取多予,是薛占海一贯的为官风格。

延安新区建成后,土地很值钱。在研究安置回迁村民的政策时,他提议给每一个搬迁村村集体按征地面积不同,留出300亩以上的土地,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增加村民长期收入。

他的理由是,这些农民在征地拆迁中,做出了牺牲。

今年7月22日,农历六月初十,桥儿沟村64岁村民马爱连一家喜迁新居。

这一天,是老马一生最忙碌、最幸福的一天。早饭在自家吃,午饭在大儿子家吃,晚饭在小儿子家吃,他们三家人同时在延安新区入住新家。

提起当年拆迁时,薛占海拿不出钱,给她们打白条的事,马爱连笑着说:“那人在咱宝塔区工作了十几年,脾气秉性大家都晓得,用陕北话说,吐出唾沫都能当钉子用的人。”

小区不远处的工地上,机器轰鸣。马爱连说,那是村里正在给村民盖楼房呢。不久,他们一家又能分上三套房子,租金就能把家养住。建房用地,正是薛占海提议留给村民的那块。

马爱连娘家在绥德县,去年冬天初中同学聚会,她特意赶回去参加。回来时,带了14个同学在延安管吃管住玩了三天,光延安新区就转了一整天,同学们特别羡慕她的光景。

薛占海的亲民、爱民,持续在当干部的每一个阶段。

从吴起县委书记的岗位上离开已有11年,吴起街道办事处金佛坪村蔺光英仍念念不忘薛占海当年对她的帮助。

这是一个苦命的女人。20岁嫁到金佛坪村,结婚八个月时丈夫意外去世,此时她已经有五个月的身孕。村民风言风语说她是“克夫命”,蔺光英挺着大肚子只能猫在家里哭鼻子。

“我带着‘墓生生’(遗腹子)女儿,好多次想寻短见,但舍不得娃。”提起不堪的日子,蔺光英泪水涟涟。

后来,她找了上门女婿,日子过得平静、贫穷。

2004年,时任县委书记的薛占海到她家慰问,送来米面油和500元现金,鼓励她种大棚。

“我两口子只识名字中的六个字,害怕农药名字也认不出。薛书记说,这简单,让农技人员把包装画在大棚的土墙上。”蔺光英记得自己“创业史”的每一个细节。

十多年过去了,她和两任丈夫生的三个孩子全部上了大学、有了工作,她在县城买下楼房,村里修好九孔窑洞,还给儿子买了辆30万元的小轿车,成为村里人人羡慕的“百万富翁”。

采访结束时,蔺光英托记者给“薛书记”带上几个刚上市的香瓜。她说,“薛书记”当年每次来大棚看望她时,总是拿起香瓜在鼻子上闻闻,但舍不得吃一口,就是为了让她多卖点钱。

不吃别人一碗面的市长——

“人就活个人、人就活个心,

官没大没小、钱没多没少”

在延安新区建设工人中,有关薛占海“一碗方便面”的故事流传很广。

2013年,一场百年不遇的强降雨在延安下了整整一个月,不少依山而建的窑洞被雨水泡塌,挖填了一年多的延安新城成了一个近20平方公里的“大积雨场”。

这么大的场地,积了一个月的雨水会不会成为一个“堰塞湖”?有没有溃塌的风险?一连串问题在薛占海脑海闪现,也是市民关心的焦点。

从工程技术人员汇报的情况看,新区固若金汤。每天冒雨救灾抢险的薛占海,很难抽出时间实地察看。

2013年7月17日上午十点钟,他决定自己上去察看。出发的时间太紧,他只带了新区开发公司董事长崔亚军一个人。

行至尹家沟半山坡,被雨水泡透的土路没法行车,只能手脚并用地往山上爬行。泥泞裹得雨鞋寸步难行,薛占海和崔亚军干脆光脚前行。

在半山腰的一个施工现场,留守人员看到两个“泥猴”大吃一惊,提出用装载机送他俩继续上山。

为了看清沿途的灾情,他俩站在装载机的车斗里,装载机“扭秧歌”般地边打滑、边前行,他俩“掩耳盗铃”般地紧紧抓着车斗前的“牙齿”,坚持前行。

平时十几分钟的路程,他们用了两个多小时来到桥沟锁坝地段。当亲眼看到新城确实“固若金汤”后,薛占海才松了一口气。

疲劳和紧张后的放松,致使他“低血糖”的老毛病出现,大颗的汗珠从脸上往下流。

一个工地负责人看到后,悄悄叮嘱工人煮了一袋方便面端来。崔亚军劝他赶快吃下救救急。

“亚军,我在指挥部大会上表过态,不吃任何一家施工队的一口饭,那是我的底线。”“辞了饭”的薛占海,同意施工队用装有履带的钩机送他俩下山。

来到桥沟羊肉泡馍馆,薛占海因血糖过低,手颤抖得连饼都撕掰不开,司机雷勇看到浑身是泥、还光着脚的市长,心痛得背过身直抹眼泪。

这不是“作秀”,他几十年都是如此。“人就活个人、人就活个心,官没大没小、钱没多没少。”是薛占海的一句口头禅,他对自己很严苛。

2002年就任吴起县县长时,干部逢年过节带点烟酒“互相走动一下”,习以为常。

这年春节前,几位乡镇领导照例去“看望”薛占海县长,不仅东西没送出去,还挨了一顿训。

时任铁边城镇党委书记的李文明也去“看望”薛占海县长,他没带烟酒,而是带了一份思谋了很久的“来年工作打算”。为了体现“礼物的珍贵”,他工工整整地用手抄写而成。

李文明不仅受到表扬,还和县长坐下来,一起优化工作方案近三个小时。如今,官至厅级的李文明,讲起这些细节,依然眼眶湿润。他说,薛占海的人品始终是他做官、为人的标准。

薛占海的爱人是延安市一所医院的副主任医师,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爱人获得一次提拔为妇产科主任的机会,被他拦下了。

爱人理解他,但有时也抱怨。跟着他30多年,公务员没当成、主任不让当,一身“武功”也被废了,现在成了一名“照看孙子的奶奶”。

实施退耕还林后,延安的山山峁峁到处呈现出绿色的基调。_副本

延安山山峁峁都是绿

薛占海年近八旬的父母每天看见儿子早出晚归,知道儿子在为延安“造新城”。

两位老人有次向儿子提出,想去新城看看。得到的回答是:“山上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家人,你们去了,人家还以为咱家想从中干点什么事呢。”

知道儿子脾气的老两口,从此不再提及此事。

2016年春节期间,薛占海专门把儿子叫回来,让他开上私家车,拉着爷爷奶奶到新城去转一转。

祖孙3人临出门时,薛占海又把儿子叫住,叮嘱他一路上车开得慢一点,别让爷爷奶奶晕车了。这天,两位老人坐在车里,各扒一边车窗户,看得很仔细、很仔细。

到家后,老人骄傲地对儿子说,他们车也没下,连新区的一块土疙瘩也没带回家。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王美景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