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当代陕西 > 陕西人 > 正文

一株“灵芝”

—— 一位贫困妇女的脱贫自述

核心提示: 不是那次车祸要“锯腿”,咱还不知道自己是“熊猫血”,你说这穷命里怎能流这么富贵的血?后来驻村帮扶干部说,你是“国宝”。

21

柴火豆腐口感好,丈夫王本领精心掌握着火候。

不是那次车祸要“锯腿”,咱还不知道自己是“熊猫血”,你说这穷命里怎能流这么富贵的血?后来驻村帮扶干部说,你是“国宝”。

我说我是前世欠王家的债,这辈子来还的。年轻时,不晓得那根筋错乱,找了个“背锅”男人王本领,他一个耳朵还听不见。你说把人笨的,骑三轮车难吗?我在院子里整整教了他15天,硬是没学会,我彻底放弃了。但他人实诚,交待过的事,会做得让你挑不出毛病来,就冲这一点,我们俩“头不抬、眼不眨”,就想把光景过好。

我们黄陵杜洛尾村水好,做的豆腐好吃,我家做了20年,眼看光景好起来了。2009年夏天,我骑着三轮车送豆腐。那天,雨下得特别大,激得我有点出不上来气。在一个十字路口,被一辆中巴车直接撞飞。

我只记得自己像麻袋一样,在空中飞。等醒来时,已经在西京医院的病床上。我弟弟哭着说:“姐,你的一条腿没了。”当时,我特别想不通,觉得自己这么辛苦过日子,老天就不给个活路。

有好多次,我说不治了,死了算了。医生说,你都下3次病危,全西安各大医院库存的血给你调来用都不够,能活下来不知多少人帮了你。

正在准备高考的女儿知道我难过,电话里哭着说:“妈,你别难过,我不上学了,来医院侍候你。”我说,只要你敢不念书,我立马把浑身插的管子都拔掉。就这还是影响了娃的考试,女儿只上了二本。

我上过三年级学,出去送豆腐,公家单位嫌打不了条,不买咱的豆腐。所以,无论多难,我一定让两个娃娃好好学习。那会,最发愁的是周天。两个娃娃下午要返校,卖豆腐的钱要不回来时,家里拿不出生活费,常常和邻家借钱。

在医院住了两个月,花了近30万,欠下一屁股债。想想两个娃娃特别听话,我坐不住了。别人两年后装假肢,我手术后两个月就装了。因为装得太早,伤口没有长好,经常流脓汇水,但我要撑起这个家。

22

赵玉芝的豆腐“垄断”了全镇的市场,经常有外地人慕名上门求购。

23

每次儿子外出送豆腐时,赵玉芝都要搭把手,唠叨最多的是安全。

我们没别的本事,只能再做豆腐。老汉还是不会骑三轮车,送豆腐的事照样是我的。

2012年,在送豆腐的路上,我被一辆小车撞倒,断了3根肋骨。对方是个年轻娃,家里也不富裕。我只要了一万块钱的医药费,没让他们赔偿。

经历了这些倒霉事,反倒惹毛我的倔脾气,就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走到人前面。

2015年,我家被认定为贫困户。帮扶干部何晓军和自己人一样,一来家里,抹起袖子就干活,碰上饭点,也不嫌弃,端起碗就吃。

何晓军帮我联系了周边十几厂矿企业食堂,谈好长期供应豆腐,还为我家争取了不少帮扶政策,日子真正好起来。说实话,这会我才体会到“国宝”的滋味。

儿子年龄也大了,眼看着要说对象,我们也不想戴“穷帽帽”,2016年,我家脱贫了。

24

除了做豆腐,赵玉芝还养猪和鸡,身后旧屋是她曾经的家。

25

一天做800斤豆腐,需要从早上忙到下午3点钟。

去年,我们开始心胆大了,想扩大一下生产规模。县上给我们5万元贴息贷款,自己东借西凑了30多万元,建起豆腐标准化生产车间。

村里的贫困户周永刚,是个可怜娃,40岁还没成家,老妈妈年前也没了。我们把周永刚雇来,管吃、一月给2000块钱工资,把娃高兴的。

我54岁了,叫赵玉芝,芝是草字头下来那个灵芝的芝。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贫困群众 脱贫 豆腐
责任编辑:窦娣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